我这代笔写信的德丢,在主里面问你们安。

交通于基督的苦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2-31 13:02:41 / 个人分类:十字架的道路

交通于基督苦难

读经:伯一6-11;二9-10;四十二7-8、10

约伯的属灵历史

约伯是作为一个极其丰富的人进入我们的视野。他拥有极多的产业和财富,满有善行和个人的义,在神面前蒙悦纳。然后他遭遇了大变故,其原因和意义向他是完全隐藏的。他不知道为了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而来;只知道他自己在突然间被夺去所有。灾难接踵而来,他所有的产业、亲人、朋友、以及所有因行为、工作而得的义被剥夺尽净。仇敌的势力通过各种各样非难、控告和定罪的暗示来堆在他的身上。一种属灵的敌对势力和死亡的灵把他包围。此时神隐藏祂的脸面,如同厚云遮蔽。约伯就这样完全落在一无所有、孤独无助之中,受尽剥夺和痛苦,灵里受压、心魂迷惘、身体疼痛。有关系的人纷纷离去,只剩下最亲近的人——自己的妻子——却激动他去宣布与神断绝关系,然后死掉算了,她的话意就是如此。这个人从极高极丰富的地位一下子掉到深渊,一无所有、软弱、无助、与死人无异。

在这样的过程中有一个转变不知不觉地产生了。约伯从因行为而得的义转到因信而得着义。虽然一开始他根据自己的义和好行为替自己的遭遇抗辩,但最终他被带离这一切,说:“因此我厌恶自己。”(伯四十二6)他仍然持定神,但如今不再根据于自己的良善和工作,而是在神的怜悯中因信得着称义。随着这样的转变,他站在了新的根基上,并且产生了另外的果效,撒但逐步从神的宝座前被驱逐出去。一开始撒但在那里好像很有能力,有很大的权利,为所欲为。但不知不觉之间,撒但已悄悄退出了舞台,而约伯仍留在神的面前。撒但的地位已被挪去,牠被迫撤退并放弃这场争战,彻底地被打败了。约伯从死地得着复活,并进入到一个新的有属灵 能力的地位,为神开了一扇门,可以从新的道路进来,把新的丰富赐给约伯;不再是根据于他自己的工作,乃是出于神恩典的丰富;不是自己劳苦的果子,乃是神的恩赐;不是自己所持有,乃是神作一切的源头。约伯的属灵历史,简要说来就是这样。

基督的蒙羞与得荣

现在,我们可以往前思想比约伯更大的那一位。祂本来活在自己一切的丰富、一切的权利中,为神所喜悦,对于祂神可以说:“再无一人——不止在地上,并且在万有之中——像祂。”然而,因着这宇宙中存在着邪恶,需要除灭并夺去牠的能力,把牠驱逐出去。那住在自己一切丰满之中的一位在这场惨烈的争战中坚定不移地舍去自己的一切。诗一一八12用这样的话来描绘仇敌的攻击:“他们如同蜂子围绕我。”这幅画面说出了在属灵的境界中,邪恶的势力在泛滥、责难、控告和定罪, 周围充满了强烈的敌对和浓重的属灵死亡的空气。祂被压低,“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林后十三4)祂被剥夺至一无所有,并且神向祂隐藏脸面。“为什么离弃我!”你听见约伯一再地呼喊:“为什么离弃我!”在那比约伯更大的主身上,这是更加的真实。但祂“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西二15)牠们被赶出去,庞大的属灵气的敌挡权势被打破。从阴间祂升上高天,带着新的能力回到一个地位,为神开了一道门,让神得着一条新的道路,使祂为祂的弟兄们做使者,将一切属天的丰满都摆在祂的身上。

保罗的倒空与丰满

这原则多次多方地部分地重现。看看腓立比书,使徒在里面讲到他以前的丰富和因工作而得的义,那时他可称为富足、样样都有,是他为自己所赚得的;后来,这一切被夺去。在整本新约圣经里,还没有第二个人像保罗那样厉害地说到自己凭工作而得的义是何等的算不得数、虚空、无价值。他自己从这一切被拯救出来,离开一切出于天然生命的事物和自己的能力。然后,我们看见,在一切的磨难和邪恶权势的猛烈攻击之下,他活在复活的能力中,与升天的基督联合,说:“我样样都有” (腓四18)“万有都是你们的”(林前三21)万有都是我们的!你看,这是同一个原则。

借苦难到荣耀

讲到这里,你已经来到“在神面前有能力”这件事的中心。这也是神显现祂自己的道路,一言以蔽之就是:借苦难得荣耀。约伯为神的权利而受苦,这就是关键;虽然他自己并不知道,实情确实如此。

那么,这一切事在天上的实情如何呢?撒但来到神面前,神将祂的仆人约伯指给牠看:“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喔,是的,我仔细地观察他,知道他的一切事!”——你可听得出那不怀好意的嘲笑——“是的,我了解他,地上再没有一个人像他?哼!难道约伯事奉神没有动机吗?神啊,我已经破坏了祢一切的工作,就是最好的人也有他终极的动机。即便祢所称为地上最好的人,也是贪图自己的利益。祢以为约伯是尽忠于祢而事奉祢吗?他只不过是为着从祢所得的一切事奉祢。最终祢得不到任何人,即便那最不求利益、不为自己、信靠祢、事奉祢、不求回报的约伯,祢也得不着。我已夺去祢的一切,祢的最好也不过如此而已!”这就是撒但的潜台词、敌挡者的嘲笑,宣称牠已经从最后一个人身上夺去神的工作,包括最好的人也在内。神说:“那好,你既然宣称说你已经毁掉、败坏了我一切的创造,叫喊说万有之中再无任何东西可以满足我,再无我可喜悦的所在。我接受你的挑战,挪开你所说的篱笆,你可以击打他,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大家都知道下面的故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读第一章的记载:“他还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来说……”又有人将新的灾祸信息带来,一件接着一件;前面的还没有过去,后 面的又来了。他所有的一切被夺去——儿子、女儿、牛群、骆驼、羊群、每一样——然而,在这一切灾祸之中,约伯没有以口犯罪。

撒但只好回来。“怎么样,”主说:“约伯如何?”“喔,不错,但祢且伸手伤他的身体!”“允许你伤他的身体,但要存留他的性命。”是的,情况越发厉害和严酷。你们知道,他浑身上下长满了可怕的毒疮,妻子对他说:“你还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结束自己的生命吧。”喔,撒但何等巧妙地隐藏在这些话的后面。撒但被禁止夺去约伯的性命,但牠却在旁边用这样的办法迫使约伯结束自己的生命,其目的是一样的;撒但不能下手夺去,但牠认为自己能够使约伯自尽。撒但要伺机猎取他的性命,但牠不能达到目的。约伯通过了如此可怕的试炼、灾难与毁灭的过程,我们不知道它持续了多久,但肯定相当的漫长而痛苦。最终撒但不能证明自己的论据;反而借着撒但这样的工作,这样特殊的磨练,神将约伯那个不能至终站立在祂面前的根基——由工作而得的义——换成另一可靠的根基。这是奇妙的事情,只有在这个根基上神才能得着荣耀、公义和证明——这根基就是因信而称义——就是为着这一个撒但不遗余力地攻击约伯。但神主宰的手掌管一切,主——若我可这么说?——无比聪明,撒但自以为聪明,主更聪明地胜过牠。

我们应该得着这样的认识;我们看到约伯属灵的历史从客观转到主观、从外面转到里面、从风闻转到亲眼看见——我从前风闻有祢,现在亲眼看见祢——从因工作而得的义转到根因而得的义。神要得着祂的立场,这样的转变是必不可少的。

借受苦事奉神

请注意,在一切属地的、暂时的事物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完全不同境界的事奉神。“我的仆人约伯。”他是神的仆人,但约伯一生的真正事奉,乃是在看不见的属灵境界中完成的。虽然这个完成需要经过今生的事情,但有一个背景存在后面。这些事不是偶然临到随便某一个人的普通的不幸遭遇。在眼不能见的境界里,有事情在发生。神在哪个境界里借着这一切的事得着了特别的事奉。那么,经过这一切的事是为了什么目的?要达到何种结果?就是在万有之中,神最终必需借着把人带进荣耀里来证明祂自己。当神着手创造人的时候,祂已准备好负起一切创造人的责任和义务,那是何等的一个责任啊!若你随着约伯下到极低之处,你也会发出一些终极的问题:“祢创造了我,祢也要负责我,我将这责任摆在祢的门口。”神说:“我接受,并且在我预备要负起这责任之时,我是定意要最终把人带进荣耀里;唯一能证明我自己的,就是一个得着荣耀的人性。”撒但用尽牠一切的能力,来破坏神使人得荣耀的计划。在眼不能见的领域里,整个的争战就是围绕这一件事来进行;在神主宰的管理中,撒但的工作也被用来达到神的目标。约伯末后的情形,当然是一个预表,一个暗喻,说出一个人从死里复活被提升到极高的地位,且带着属神的丰满,都是借着神的恩典、神怜悯主宰的工作,这就是目的所在。

今天,在看不见的领域里,事情也是这样进行着。神借着祂的子民所受的患难得着了这样的事奉,祂得着了证明。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们都是主的子民,我们并不仅仅为得救而得救,就如那句再熟悉不过的话,乃是“被拯救来事奉神”。说到事奉,神的心意远远超过大多数人所认为所谈论的。读约伯记可以叫我们知道什么是事奉主。我们所能献给神最高的事奉,乃是让神自己得着证明,证明神在人身上的权利、证明神在万有之中的权利。到处跑、举办许多的聚会、到处讲道、做许许多多称为事奉的事,并不等于事奉主。有时事奉意味着人从一切活动中被拿开、放入深而痛苦的经历中,让神可以在我们里面做工,使我们因此有可能在人性中摸到荣耀。最终借着将荣耀加在被造的人身上、借着一个得荣的人性,神可以说:“我得着了证明,在创造人的事上我是对的,有谁能反驳呢?”

我们在此地无法知道关于这件永远的事一切的内容,但可以从原则上领会它。这原则借着神所量好的各方各面不起眼的事运行做工在我们身上。主许可我们经过深而幽暗、痛苦患难的道路,厉害地剥夺我们;我们曾下到深坑之中,好像撒但可以为所欲为、欺负我们;主却好像离得那么遥远、那么难以寻见。然而,主是信实的,祂正在我们里面做工。我们不懂得这一切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地呼喊:“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我们经过水火又出来了,痛苦是一个过程,出来时却带着新的度量、属灵的丰富、对主新的认识;我们带着被洁净的魂出来,在新的地位上与主同在。回顾的时候,我们会说:“所经历的虽然可怕,却是值得;虽然痛苦,但我得着了更好的,证明这是对的。若非借着这条路,我不会有今天的认识,这证明神是对的;我今俯伏在主面前,承认祂是对的。祂得着了这样的结果,若不借着这样的道路不能得着,这代价是值得的;不只如此,我今天还来到一个地步,如同约伯一样为别人来站在神的面前。”其他人各有自己的过不去的难处,就如约伯的朋 友们除非借着约伯,否则在神面前不能过去。他为他们在神的面前站在一个有能力和权柄的地位上。神是对的,最终,因着这经历所结出的果子、所得着的价值、对主扩增的认识、属灵的刚强、帮助他人的能力,这一切都证明神的道路是对的。

许多属主的人都有部分地经历这件事,但它更是基督与教会、教会与基督在真实的属灵地位上的联合的全部历史。教会的历史就是这样,主的子民在神主宰的管理下,在撒但手中经过严酷的熬炼,从中产生出“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弗五27)“这正是主降临,要在祂圣徒身上得荣耀,又在一切信的人身 上显为希奇的那日子”(帖后一10)这就是主从一切的患难中得着完全的荣耀。你的经历是否也是这样的一个缩影呢?我想,你知道有些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但你有没有认识到这些事要带出结果。这一切是神为着打通祂的道路而必不可少的。约伯这个人代表了神所需要的立场,说出了什么要素在神面前有能力和权柄。那意味着被预备来与祂一同受苦,预备为着神的权利而受苦。

今天我们在这件事上拥有着远远超过约伯的亮光。约伯并不知道天上的那场会见,根本想不到撒但也来在神的众子中出现,不知道那里所发生的挑战和许可。他所知道的就是所遭遇的灾难,他的呼喊,正是一个人在幽暗不明之中得不着任何解释所发出的呼喊。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对于一个受压太重之人的状态,所发出的昏乱、困惑、糊涂的争辩和言语,并不能等同于犯罪。约伯说了许多难过的话,甚至有些是对着神说的;你希奇神怎么能容忍这些话,一直站在一边让他讲。是的,当我们落在重压之下,撒但又趁机散布谣言,神好像隐藏起来,离开了我们;我们昏头转向、困惑、糊涂,情形窘迫到一个地步,我们开始呼叫,对神的信实、神的爱产生了不解,开始对神提出了问题。请记得,神不以此为罪。我的意思不是说可以轻慢、冒犯神;乃是说,我们可能因着路上极重的困难、深刻的艰辛与痛苦,举目所见、神好似离开了祂所创造的宇宙,撒但好像可以为所欲为,我们及属我们的一切都落在这样的艰难中;因而来到一个地步,我们发出呼喊,甚至质问神的信实何在。这样的哭泣、呻吟和哀号,从一个昏乱、困惑、无路可逃的魂发出来,神并不称它为罪。因他正在经历一个过程,其属灵的意义远远超过他的魂一切的理解、知识、和悟性。神知道我们的本体,我们的人性。如果约伯真如他妻子所劝的:弃掉神、死了吧,那就是犯罪。撒但正是要催逼人的魂去到那个点,以致犯罪。但主宰 的权柄属于神,而不是撒但。我们可能已经向那个点越走越近,但神掌管着一切,祂不会允许事情越过祂所定的界线。我觉得有一件事实在太奇妙了,就是在约伯所说的一切话之后,听到神说: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没有以口犯罪。神一直站在约伯的一边。

最后,还有一件,就是向着神的信心那奇妙无比的得胜。虽然约伯一度真是落到低谷并说了些难以忍受的话,但不久他又爬起来,讲出完全不同的话来。他的信心经过激烈的熬炼,但他一再地爬起来,信心又从一切的压力下发出得胜的呼声:“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以外得见神”(伯十九26)这就是复活里的信心。

在神面前什么是得胜?在神面前的能力来源于为神的权利站住,并在这样高超的属灵意义上事奉神。今天在地上有许许多多的事可以事奉神,但有一种的事奉神比事物更深、比活动更深。我们所能奉献给神最有价值的事奉,乃是让神证明祂自己;这只能借着祂使人蒙救赎、更新、得荣耀的工作来证明。这正是神今天在我们身上所做的工作,并且借着苦难来成全。(史百克

TAG: 得胜 苦难 十字架 史百克

青橄榄Jane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青橄榄Jane   /   2016-03-15 00:51:03
1
渴慕神 引用 删除 bs_jn   /   2011-04-19 21:21:49
5
代笔的德丢 引用 删除 tertius   /   2011-02-25 10:01:25
原帖由白雪小屋于2011-02-14 06:15:30发表
我们经过水火又出来了,痛苦是一个过程,出来时却带着新的度量、属灵的丰富、对主新的认识;我们带着被洁.

我们要对临到我们身上的“痛苦”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白雪小屋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白雪小屋   /   2011-02-14 06:15:30
我们经过水火又出来了,痛苦是一个过程,出来时却带着新的度量、属灵的丰富、对主新的认识;我们带着被洁净的魂出来,在新的地位上与主同在。回顾的时候,我们会说:“所经历的虽然可怕,却是值得;虽然痛苦,但我得着了更好的,证明这是对的。若非借着这条路,我不会有今天的认识,这证明神是对的;我今俯伏在主面前,承认祂是对的。

---阿门!
白雪小屋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白雪小屋   /   2011-02-14 06:14:5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